<menuitem id="h9k60"></menuitem>
<tbody id="h9k60"></tbody>

    <track id="h9k60"><span id="h9k60"></span></track>
    <nobr id="h9k60"><address id="h9k60"></address></nobr>
      >旅游>>正文

      你对东北最大的误解,就是东北人都说一样的东北话

      原标题:你对东北最大的误解,就是东北人都说一样的东北话

      ID dongbei8090

      本文选自微信公众号视知(shizhimedia),转载已获授权 作者孙大一 老梁

      虽然东北话普及率如此之高,但大多数中国人都对它有一个误解,就是东北人都说着一样的东北话。但其实,东北话也是“一话各表?#20445;?#25026;行的观众能从《乡村爱情故事》里的口音,准确定位演员的家乡,至少精确到地级?#23567;?/span>

      十个东北人,九种东北话

      -+-

      说到东北话,就不得不提小品和电视剧,正是这些文艺作品的播出,才让东北话火了起来。不过估计很多人并不知道,东北话的内部也是

      有差别的。

      来看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来自《乡村爱情圆舞曲》,熟悉这部电视剧的人都知道,本山大叔饰演的王大拿说的是锦州方言,每句话的后尾都会故意往上挑,这跟他在《卖拐》、《卖车》等小品中说的铁岭方言有很大不同。

      事实上,虽然锦州和铁岭在行政区划上都属于辽宁省,但在语言分区中,位于辽宁北部的铁岭属于吉沈片,而位于西南部的锦州则属于哈阜片

      贺巍在他的《东北官话的分区》中根据“爱、袄、藕、安”这组字读音的不同将说东北官话的169个县市(后来张志敏把方言点扩大到184个)划分为吉沈、哈阜和黑松三个大片。

      东北官话分区图

      其中吉沈片的人会把这组读音读得跟普通话一样,哈阜片区的人则会把这组字读成“nai、nao、nou、nan?#20445;?#32780;在黑松片地区读两种音的都有,甚至同一个字在同一个人嘴中也会发出两种音。

      接下来,他又根据z、c、s和zh、ch、sh发音的不同把三个大片又分为了8个小片。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语言终归是人说出来的,会根据人的流动、变化而发生变化,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所说的话也会有所不同。而随着时间的发展、交通的发达和交流的增多,临近地区的发音会越来越趋同。

      所以语言研究和实际是有所区别的,语言学家们划分的片区并不意味着在现实中所有人的发音都符合,也就是说,不是所有长春人说话都和这里所说的哈阜片长锦小片的发音特点相同。

      特别是在普通话不断推广的今天,年龄越大、受教育水平越低、越接近于农村、与外界交流越少的人说的话会越符合这里所说的

      片区特点。

      东北银说话的四大特点

      -+-

      虽然被语言学家根据发音不同被划?#33267;?#19977;大片8小片,但东北话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

      1_东北话普遍三声比较多;很多在普通话中不读三声的字东北人习惯读三声,比如:脊(ji3)梁、撇(bie3)开、媳(xi3)妇儿、中国(guo3)

      2_大部分东北人都不说r这个音,r声母的字他们多会读成y声母,比如:东北人(yin)、吃肉(you)

      3_都说四川人平翘舌不分,其实很多东北人也不分z、c、s和zh、ch、sh,比如:支(zi)持(ci)、手拉手(sou);这个情况在东北也比较复杂,有的地区的人都读zcs,有的都读zh、ch、sh,还有部分人混着读。

      4_东北人习惯把o为韵母的字读成e,比如:薄(be)荷、破(pe)烂儿;在东北,还有不少人会把普通话里首字为一声、末字为四声的两字词读成首字二声、末字轻声,比如:干净(gan2jing)、东西(dong2xi)、机器(ji2qi)

      除了发音和语调以外,东北话和其他方言最大的不同就是用词,他们很多常用的词都是普通话里没有的,也非常有意思,比如:拨楞盖儿(膝盖)、埋汰(不干净)、唠嗑(聊天)、别扒瞎(说瞎话)、溜号(走神)等等。

      如今的东北话是怎么形成的?

      -+-

      虽然东北话很好玩也很有特点,不过相比于其他地区的方言,它跟北京话、普通话是最为接近的,甚至很多研究方言的学者把东北官话跟北京官话归到一类。

      不仅如此,如今的东北话里很多词来自于其他方言。山东方言中的刀鱼(带鱼)、炮仗(鞭炮)、嫌乎(嫌弃)和京、冀方言中半儿拉(一半)、?#24847;粒?#25171;扮)、开瓢儿(打破?#28304;?#22914;今都成了东北人的常用?#30465;?/p>

      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得从东北话的形成说起。

      明朝开始加强对东北管理,朱元璋时期,有军人和家属约39万人定居于此。明中期(1542-1578)有200万人从山东划船到东北。

      到了清朝,大量满族人跟着皇上南下来北京。虽然清政府对东北有封禁政策,但这也阻拦不了关内人对东北的向往,慢慢地,东北地区的汉人超过了包括满族在内的其他民族,?#27827;鏌部?#22987;占了上风。

      如今东北官话的形成主要源于晚清民国时期的两次移民。从晚清开始,清政府缺钱了,于是对东北采取了开禁放垦的政策,大量河北、山东的老百姓开始闯关东。

      有研究显示,晚清50年时间中,从关内?#39057;?#19996;北的移民至少有1000万。这么多移民让?#27827;?#22312;东北成为了绝对的霸主,不少满族人会说?#27827;錚?#21364;不会说满语。

      民国成立后的20年,东北又迎来?#35828;?#20108;次闯关东热潮,这次又有1000多万人口来到东北。两拨移民以山东人为最多、河北人第二,所?#22278;?#23569;山东、河北方言成为如今东北话的一部分也就不算稀奇了。

      虽然两次大移民使?#27827;?#21462;代了满语,不过东北方言和地名还是保留了很多满语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元素。在东北,捉?#22278;?#34987;说成是?#23433;?#29483;”,这里的猫就来自满语,是树丛的意思。

      清代鸿远?#27599;?#26412;《满汉字书经》

      吉林(这里指吉林省吉林市)是“吉林乌拉”的简称,吉林在满语中有沿的意思,乌拉指江,吉林因在松花江边上得名。黑龙江的齐齐哈尔这一地名来自达斡尔语,有边疆、天然牧场之意。

      东北也有人不说东北话

      -+-

      我们所说的东北话指的是东北官话,事实上,在东北地区,并不是所有人都说东北官话。

      最多一拨不说东北话的东北人来自辽东半岛,也就是辽宁营口、丹东、大连一带,他们所说的是胶辽官话,跟青岛、烟台、威海属于同一方言区。

      自成一片的胶辽官话

      胶辽官话被人形容为有海蛎?#28216;叮?#23454;际上就是拐弯比较多、鼻音比?#29616;亍?#20025;东、大连人说话基本没有平声,都是拐弯的,而且相比东北官话降调比较多,韵母u比较少。虽然以上口音有的已经被东北人同化,不过差别还是能听出来的。

      除了辽东半岛以外,东北还有黑龙江的虎林和二屯两个方言岛也说胶辽官话,虎林的?#29992;?#22823;都是从辽宁丹东迁移而来,而二屯的老户都是山东安丘人,一小部分来自山东掖县和黄县。

      黑龙江的太平屯和辽宁的朝阳两个地方说的是北京官话。太平屯是个方言岛,这里的人多是从河北省东光县和山东省曹县、泰安迁过来的。

      辽宁朝阳位于辽宁省的最西边,以前属于热河省辖区,直到1956年划入辽宁省,这里的人一直都说北京官话。

      黑龙江的站话也是非常特殊的。康熙时期,吴三桂的败部被带到北京,其中的800多户被发配到东北,很多被派到黑龙江的驿站当站丁。

      豆瓣上评价人数不足的《黑龙江站话研究》

      这些人大都来自云南,于是就形成了以云南话为底子的站话。不过现在站话已经跟云南话没什么关系,只是音调会和周边地区的人有所不同。

      值得一提的是在乾隆时期,有不少满族八旗?#38382;?#22909;闲,给国家造成很大负担。乾隆开?#21450;?#19968;部分驻京八旗遣返回黑龙江,到道光朝共有5000户以上会讲北京话的满洲人被迁到现在哈尔滨一带。

      为什么很多人会说,哈尔滨话更接近于普通话、黑龙江话的东北口音更轻?这就是原因。

      不仅东北内部有不同的分区,在遥远的西南地区,也曾因为三线建设移民形成了东北方言的殖民地。比如四川的?#25163;?#33457;市,几万东北人和他们的后裔,在四川方言的包围中顽?#30475;?#25215;着东北话,以及西南地区最正宗的

      东北菜馆。

      参?#30002;?#26009;:

      贺巍:《东北官话的分区》,《方言》,1986(3);

      李荣:《?#27827;?#26041;言的分区》,《方言》,1989(4);

      张志敏:《东北官话的分区》,《方言》,2005(2);

      陶娥、邹德文:《从移民状况考论?#27827;?#19996;北方言的形成》,《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3);

      李无未、冯炜:《<满洲土语研究>与20世纪30年代的东北方言》,《东疆学刊》,2010(2);

      李铭娜:《关内人口迁移对东北方言的影响分析——以吉林方言语音、特征?#39280;?#20363;》,《河北大学学报》,2012(3)。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35745;教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快中彩彩池有多少钱
      <menuitem id="h9k60"></menuitem>
      <tbody id="h9k60"></tbody>

      <track id="h9k60"><span id="h9k60"></span></track>
      <nobr id="h9k60"><address id="h9k60"></address></nobr>
        <menuitem id="h9k60"></menuitem>
        <tbody id="h9k60"></tbody>

        <track id="h9k60"><span id="h9k60"></span></track>
        <nobr id="h9k60"><address id="h9k60"></address></nobr>